雜談
服務
生活
興趣
首頁> 原創文學> "洛紐"知青的一道歷史屏風
查看: 8121|回復: 0

"洛紐"知青的一道歷史屏風

[復制鏈接]

4

主題

5

帖子

12

積分

田東好青年

芒果幣
1273

1#
發表于  2020-08-10 17:52:21

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?遠處的山影,枕著漸漸褪去的輕煙,

??歲月悠悠,有多少人生的美妙風景,在悲情的故事里,假裝歡愉,又有多少故事等著去挖掘和填充。漂泊在外幾十年,終于可以無所顧忌閑坐庭院,抬頭閑望著朵朵飄向故土的閑云,也想用支閑筆,描繪下故土的山川河泊。其實啊,最美的風景,不在遠方,只在當年,心里所愿,終有一天,回歸故里,再踏上"洛紐"水庫壩首,聽晚風吹掠過水庫,看天邊的紅霞染紅壩首??纯此畮熘車娜荷?,連著的道道梁,遠處的山脈飄起的云霧,裹協著我深切的思念。五十年前的盛夏,一襲知青大軍及返鄉青年,用他們的鐵肩,擔造成了一座以灌溉為主的大型水庫,用一把鋤頭舞動起明月,肆意揮灑春秋的同時,也舞動起知青人生歷程最美的青春年華,在人間歲月的水墨畫里,在這道薄薄的歲月屏風中,潑灑就了永恒的知青風采,這世間有著不老的風景,卻沒有永注的青春,"洛紐"水庫青山依舊,而知青們此時已秋水蒼顏,時光依舊無恙。

? ?? ?? ?? ?水利是農業的命脈,冬修水利夏秋糧,這似乎已是千古不變的永恒。然而,一九七O年盛夏,田東林縫,合恒兩大公社,在農業學大寨的運動中,演繹了一部史詩般的奇特集結號,兩大公社的上山下鄉知青,和返鄉的青壯年大軍,集結于"洛紐",這可是一道奇特的風景。構筑一座大型水庫。這可是當年縣革委一項重點工程,也是一項嚴肅的政治工程。兩大公社革委領導那能懈怠,趕緊動員布置,在人力,物力等,舉全公社之力,奔赴"洛紐"。


? ?? ?? ?? ?我們林馱大隊自然也派出了以知青為主的青壯勞

? ?力,記得那時上水庫工地的社員,自帶口糧,生產隊

??無條件為其記工分,此消息一公怖,無需動員,幾呼

全大隊的知青都擁躍報名,參與到這么一項偉大工程,早早的擔擔谷糧。交到林縫糧所,也許會有人郁悶,為何這些知青如此興奮和期待?并熱衷于集結?那時的知青也許憋屈太久了,要找個地方釋放,他們,不論男女都有著一種向往感。更重要的是,一是暫時可告別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生活,暫時告別那貧脊的小山村。二是還可以暫時告別了一個人的炊煙(因為工地有食堂日管三攴),孤單的炊煙,飲盡了太多的人間冷暖。三是最重要的,每天都能見到"同是天涯淪落人"的笑瞼,那怕是短暫的,強裝的,都是件欣慰的事。從眾知青插友那迷茫,期待的眼神,幾十年了,一直在我惱海里打轉,忘不了呢。但又不敢過多地去回首,任其在荒涼的天際里,孤獨地飄蕩,愿特殊的一代人那種特別的眼神,永遠淹沒在天涯的時空里。

? ?? ?? ?? ? 林馱大隊的棲息地位于水庫左邊,膀山而建,前十天半月,暫時安置在咐近的"那遼村",白天知青們都得上山伐木割草,要盡快搭建自己的鍋居工棚。一百多號知青,齊刷刷地攀赿深山野林,撕開大山的寂靜,也喚醒了沉睡千年的山脈,同時也驚擾了林中的毒蛇野蜂。這不,一男知青被條青竹蛇咬著,好在送醫及時,沒生命危險。而有多個知青,被野蜂叮,鼻青臉腫,面目全非,看著他們那猙獰面目都覺得好笑,他們在叢林里是多么脆弱,不堪一擊,可他們還是如此地執著,第二天還是去追尋曠達的勇敢,這樣的人生,算不上殘決的完美。那塊塊散落的記憶碎片,拼湊起來,擺放在歲月遼闊的桌案上,可供后人笑談。

? ?? ?? ?? ? 很快兩棟茅草公寓落成,男女各一棟。眾知青陸續喬遷,又開始了另外一種勞作。七十年代的機械化程度極低,建這么個大型水庫,就兩臺東方紅中型拖拉機在壩上來回碾壓。其它的都是靠人海戰術,人拉肩扛,打夯放炮,都是人工原始操作。周而復始,擔泥上壩。站在高高的"平朔"公路的山頂腑看??此畮熘車?,紅旗招展,層疊錯落,幾條擔子的人海長龍綿延不斷,電影那種波瀾壯闊的會戰場景,在這里真實的展現??菰餆o味的單一勞作,讓我的筆尖落墨點不多,那跳動的字節,伴隨肩上的擔子越走越遠。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,記不清沉重的擔子,壩上壩下多少個來回,我們在這青春的路上,無需青山凝望,亦不需白云作證。它只是一道知青歷史薄風,淡淡地染印在歲月的屏風里。經過數萬人大半年緊張會戰,水庫壩首的高程點很快封頂,剩下的工程量不多,指揮部決定些小部分人員留守收尾工程,并宣告"洛紐"水庫會戰結速。眾知青插友,又開始演繹一場紅塵路上的浮現聚散,世事愈長,人心愈淡,我們蹉跎年華,榮枯一生。

? ?? ?? ?? ? 短短大半年的知青大集結,攜手走過山長水遠,平訴離殤,多少插友情如水庫上空飄忽的云,多少相逢匆匆為我們寫下了結局,歲月是生命里最好的恩師。在這次大會戰中,耗盡知青們最寶貴的青春心力,收獲了隱忍,寬容和退讓,更懂得了什么叫涵容,淡然處世。我們又要燃燒起一個人的炊煙了,看著各生產隊知青離愁的背影,漸行漸遠,默默地抺去了昨天的記憶,只能拿些許的記憶淡淡送離。

? ?? ?? ?? ?人生如一堆不同顏色的積木,而"洛紐"水庫只是我們知青生涯中那灰色的一塊,灰色并不艷麗,卻很厚實。在林馱這遍貧脊的黑土地上,在"洛紐"水庫會戰的工地上歷練,收獲和塔建了人生最重要的兩塊,它為我們后來人生路,行穩至遠奠定了基礎。直到我們在時光浩海中,滄桑老去。

? ?? ?? ?? ?? ?




? ?? ?? ?? ?? ???后記:

? ?

? ?? ?? ?我之所以

熱衷寫"知青"題材的文章,那是因為從古至今,也許往后百年,都不會再有這么特殊的一代人。盡管我和林馱相當部分"知青"插友只有小學文化,多年來覺頂著名不正言不順的"知識青年"這頂沉重的帽子。而這群低學歷的特殊人群,覺有著高貴的靈魂,在那火紅的年代,奉獻出異樣的青春,就為他,她們不是知青的知青魂,就值得我為他們吶喊幾聲。在林馱那遍貧脊的黑土地上,在"洛紐"水庫的工地上。那可不是什么"田園牧歌"的生活啊。而是被特殊的歲月激流,還有特殊的歲月顏色,沖刷和漂洗過的知青歲月。


? ?? ?? ???爬格子是件辛苦,耗費心力的勞動,要為這特殊的人群,投注出真實的,樸素的情感文字,比擔擔子上壩沉重多了呢!
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會員
广东十一选五彩票